深度追踪宁夏惠安油田工人民生问题 有采矿证却被阻挠开采

来源:未知 作者:任逍遥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7-20
摘要:年前宁夏惠安油田工人微博求助后,宁夏自然资源厅下属单位盐池自然资源局陆续给了官方回复,但回复遭到了石油工人的逐一反驳,并贴上了采矿许可证,以示其合法,并再次向各大
年前宁夏惠安油田工人微博求助后,宁夏自然资源厅下属单位盐池自然资源局陆续给了官方回复,但回复遭到了石油工人的逐一反驳,并贴上了采矿许可证,以示其合法,并再次向各大媒体举报当地自然资源厅的不作为。经过记者调查了解,发现里面问题的确很大。
一、合作勘探开发合同合法,能源勘查投资巨大
惠安油田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惠安堡镇,为中国石油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胜利油田分公司(简称“胜利油田”)与北京华烨金泉石油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华烨金泉”)合作勘探开发的油气区块,双方签订有《宁夏盐池县惠安堡—韦州区块油气勘探开发合作合同》,矿权总面积为584.383平方公里,其中探矿权面积为574.123平方公里,采矿权面积为10.26平方公里。
响应国家加大能源勘查开采力度的要求,华烨金泉投入巨资、倾尽人力,完成了高分辨率二维地震360公里、三维地震32平方公里,对区域油藏特征有了深入认识;完钻探井、评价井29口,11口获得了工业油流;开展了三个阶段的合理试采,为规模化开发生产做好了充分准备。
二、证照许可完善,开发方案完备,产能建设迫在眉睫
惠安油田的探矿权每两年延续一次,从未间断,逐年足额缴纳矿权使用费。依据《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相关规定,探矿权人可以按照勘查许可证规定的区域、期限、工作对象进行勘查,包括地震资料采集、探井评价井部署、射孔试油等;可以在勘查作业区及相邻区域架设供电、供水、通讯管线;可以根据工程需要临时使用土地;可以自行销售勘查中按照批准的工程设计施工回收的矿产品。
惠安油田的采矿权自2019年9月始,有效期限为十年。采矿权人有权按照采矿许可证规定的开采范围和期限从事开采活动;有权自行销售矿产品,即采出石油;有权在矿区范围内建设采矿所需的生产和生活设施;有权根据生产建设的需要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
惠安油田的开发利用方案已经得到中石化审核,并获得了自然资源部审批。计划部署评价井、开发井百口,实现油田规模生产,为自治区经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三、自然资源部门强行阻挠,企业经营无以为继
2018年6月,盐池县自然资源局停止了惠安油田的生产生活供电至今,投资约30亿元的项目全面瘫痪,近585平方公里的油气田搁置荒废。
即便是探矿期间也应保障企业用电,但相关部门表示要采矿权批准后才能供电。2019年9月,华烨金泉第一时间将正式下发的采矿权证等一应许可证照报备给了盐池县政府及职能部门,但供电迄今仍未恢复,盐池县自然资源局表示宁夏自然资源厅不同意。阻挠的理由是存在历史争议,而该争议恰恰是自然资源厅监测院的内部矛盾。
鉴于油气资源浪费多年、项目长期受阻停滞,2019年8月20日,中石化与宁夏自然资源厅就惠安堡油气区块的勘探开发工作召开了专项会议,双方形成了三点共识:保矿权、建产能、早出油,马全副厅长也表示完全同意。但在2019年9月24日,自然资源厅地矿处处长吕世民组织的有胜利油田、华烨金泉参加的会议中却对以上三点只字不提,非但不予支持反而推三阻四,致使华烨金泉本该于2019年即恢复的生产如今却遥遥无期。而为落实820会议精神,华烨金泉增加投资1600余万元实施了32平方公里的三维地震,却遭到自然资源厅再次阻挠。2019年12月16日,自然资源厅竟以红头文件发函盐池县人民政府,将会议精神私自改为“在遗留问题未得到彻底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在遗留问题争议区域内进行生产活动”,阻止华烨金泉进行矿保投资,意在使油气矿权流失。
四、煤层气合作遗留内部矛盾,油企没有义务买单
早在2001年4月,宁夏国土资源厅国土资源调查监测院(今宁夏自然资源厅监测院),取得了盐池县惠安堡—韦州区块约580平方公里的煤层气矿产资源勘探权。从2003年起,宁夏监测院分别与银川玉顺石油物资公司(简称“银川玉顺”)等16家企业签订协议,共收取“管理费”2000多万元,与这些企业合作进行煤层气的勘查。
在勘探过程中始终未获煤层气发现,而为了保煤层气探矿权必需最低工作量投资,于是多数公司自动放弃了区块合作,监测院也于2009年11月向国土资源部申请注销了惠安堡区块的煤层气探矿权。至此,原煤层气合作告终,关于合作管理费是否部分退还、合作合同终止后的权利义务如何履行等,自然是宁夏自然资源厅监测院与原煤层气投资方的内部问题。
2010年2月,中石化取得了惠安堡区块的油气探矿权。2012年8月,胜利油田与华烨金泉就该区块签订了油气勘探开发合作合同,委托华烨金泉全面负责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经营、销售活动。此后,华烨金泉在大量资金投入和先进技术保障下获得了油气发现。
此时,银川玉顺觊觎华烨金泉的既得利益,屡次缠访宁夏自然资源厅要求补偿煤层气时期的投资费用,或者让现在的油气公司给其割让10平方公里。时任监测院院长闫子忠不惜将内部矛盾外引,竟唆使银川玉顺状告华烨金泉,多次上诉均因无理无据被依法驳回;后指使大闹华烨金泉井场,2015年11月,银川玉顺法人张学有预谋有组织地带领40余人手持木棍,以极端暴力的行径在惠安油田现场聚众闹事三天,打砸损毁造成直接及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并凶残打折一名员工三根肋骨。其公然表示有监测院的支持,非但未予立案,自然资源厅反而授意盐池县自然资源局强行停止了惠安油田全部生产生活用电。
华烨金泉是一个依法合规经营、中石化书面授权的企业,油气勘探开发各种许可和条件具备,理应得到政府职能机构的支持。原自治区党委常委、常务副主席齐同生曾明确指示:关于煤层气问题责成国土资源厅刘大均副厅长协同监测院自行处理,所有纠纷是监测院自己的事。并指示相关政府部门“大力支持北京华烨金泉公司的勘探开发工作,助力宁夏的发展”,对因出油又来找后账的,应以法律手段来解决。
然而,自然资源厅副厅长马全、地矿处处长吕世民等官员不担当、不作为,不想“为自己添麻烦”,非但不解决自身问题,竟然通过行政指令强行阻止我油田复产,力图施压我方出让利益,代其解决问题。更有甚者,吕世民竟违规要求华烨金泉割让已经获得油气发现的10平方公里以息事宁人。
而且,在2020年4月27日的一次会议上,吕世民竟扬言要将中石化赶出宁夏。监测院院长王树军竟因为银川玉顺打砸事件被列为扫黑除恶而公然表示愤怒,威胁说银川玉顺准备炸掉华烨金泉井场。
五、期望早日恢复生产经营,地企同心合力发展
按照习总书记“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努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指示,落实中石化要求,华烨金泉已经做好了资金和队伍准备。为确保反应及时,成立了盐池分公司,设立了惠安堡前线指挥部,常驻员工约35人。
企地共建、互利共赢是华烨金泉始终秉持的发展理念,多年来,华烨金泉一直在寻求宁夏政府机关、职能部门的支持,希望给予政策上的肯定、法律上的保护,华烨金泉希望能为地方建设多做贡献、早做贡献。
希望相关领导、各界媒体给予充分关注,惠安油田要求恢复供电、生产、运营。
责任编辑:任逍遥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0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