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十八 ● 山重水复疑无路

来源:法观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6
摘要:走,到深圳去! 在北京的两天时间里,举目无亲流落街头的周兴和一共吃了5碗面条,睡了两夜汽车站。在彻夜难眠的静夜里,他一个人痛苦地思考了两天。何去何从呢?在痛苦地思考

走,到深圳去!

在北京的两天时间里,举目无亲流落街头的周兴和一共吃了5碗面条,睡了两夜汽车站。在彻夜难眠的静夜里,他一个人痛苦地思考了两天。何去何从呢?在痛苦地思考中,他突然想起了邓小平在南方画了个圈的深圳特区,那里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那里大规模的建设正需要和招揽各种人才,在那里肯定会有更多的机遇。可,在那里他是人生地疏,两眼一抹黑,怎么办呢?

3ac79f3df8dcd100d2ee910eeb6c2117b8122f99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过滩头自然直。自小就在苦难和逆境中摔打的周兴和,他对未知的前景虽有几分担心,但更充满自信。他设想,到了深圳后,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去帮人打工,而不谈任何待遇问题,告诉老板只要管3顿饭就行了。他相信自己在半年之内,就可以为老板做出成绩。到那时,他可以向老板摊牌了:我是当老板的料,过去我就曾经当过老板,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为你创造更多的利润,你的企业可以在原来获得利润的基础上,再增加20%承包给我。如果老板不同意也没关系,到那时自己已经熟悉了深圳的情况,有了一定的成绩和基础,还可以向其他老板提出同样的要求,总会遇到一个慧眼识人的老板——何况,身上还揣有8万元买来的专利和众多媒体的报道为自己作证啊!

想到这里,周兴和有点兴奋起来,他一翻身从车站的椅子上坐了起来,他横下一条心,第二天就赶到深圳去!

可,深圳远在南方的广东,就是火车也要几天几夜呀!自己身上腰无半文,怎么去呢?那也不用担心,天无绝人之路,没钱坐客车,那就偷爬货车吧!即使沿途的警察把自己抓住了,跟他们说明情况,无非就把他赶下车来就是了。

天一亮,周兴和从北京火车站左边方向出发,步行前往火车货运场走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妻子刘凤琼很有预见性地在货车站门口等着他!看样子,她已经在这里等他很长时间了。她当然知道,周兴和身上没有钱,北京又没亲戚朋友,他要离开北京,只能是偷爬货车!

“兴和……”一见到疲惫憔悴的周兴和,她就哭了起来,“我们不要争不要吵了,我们还是一起回去,我跟你一起在盐亭创业吧……”

周兴和看着妻子哭泣着真诚哀求他的样子,他心软了下来,沉吟了一阵,他原谅了妻子:“既然这样,那好吧,我们一起回去……”

回到盐亭,周兴和于1991年初,创办了“盐亭县星河建材厂”。这是周兴和在创办企业注册时,第一次取其自己名字谐音——“星河”,作为他企业的名字。他的释义是:“星”乃天上之星,星辰是天宇中最灿烂的一景,是人类向往美好与未来的象征;“河”乃大地之河,水是大自然中所有生命的源泉,是生生不息奔腾不止的标志。

当然,这个名字包涵了周兴和对事业的全部追求和希望。后来,成都市西沿线有了以他企业名字命名的“星河路”和“星河南街”,非洲埃塞俄比亚有了以他企业名字命名的“星河科技园区”、三台县三元乡也有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兴和路”、“兴和桥”等。“星河”这个名字,逐渐为世人所识所知,进而成为一个国内外响当当的名牌——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还是让我们回到他事业初创时期来。

在周兴和用购买的发明专利创办建材厂同时,他利用妻子刘凤琼自有的120平米地基,又靠从亲戚朋友处筹集起来的10多万元开始修房建厂。

在修建房屋期间,从图纸设计、购买材料,到物色工人、质量监督,一切都由周兴和独自承担;而买菜做饭、保管材料、记账核算、料理家务就由刘凤琼包干。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最艰难、最困苦、最贫穷的日子。由于家里缺钱买米买肉,孩子无人照料,他们就把孩子送到乡下王琼华那里。在最艰难时,他们连买米买菜都很困难了,只好回农村老家去挖红苕和背包谷回来度日。

在建设厂房时,由于当地农民的嫉妒、自私和狭隘,处处阻挠刁难他们的施工。建厂时由于砍掉旁边农民的一根树丫,他们说破坏了他家的风水,漫天索价硬敲诈了周兴和1000多元,否则就不许他们动工;施工中一块瓦片掉下来砸在一头小猪身上,要叫他们赔10头猪的价钱,其理由是母猪还要生仔猪,仔猪长大了还会生仔猪。周兴和说这是头公猪时,他们说公猪配种比母猪更值钱。这样一件小小的事情,他们竟纠集了100多人到他厂里打砸抢,连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几次出面调解也无济于事……

“难哪!由于当时盐亭那地方封闭落后,当地人的思想观念狭隘保守,无论做什么事情,他们平白无故都会给你制造障碍。”周兴和回忆道,“他们看见私人办企业,私人修厂房,私人请人做事,这不就是私人要当老板吗?特别是见一个农村人要出来办企业,有些人眼红得都要滴出血来!”

这些困难都还罢了,最要命的是周兴和满怀希望从北京博览会上买回的专利,在厂房建好试生产后,因受四川地理环境、气候温度等具体情况的影响,加之原材料成本较高,受当地经济状况和购买力等条件限制,发明专利产品却不能大批量生产,新开办的企业维持起来日益维艰。尽管周兴和想尽办法,苦苦支撑,但企业的生存依然艰难,更不要说求得更大的发展了。

买回来的发明专利就像一粒金贵的种子,但没有太适合它发芽生根的土壤,要开花结果当然就更困难了!望着生产出来但销路不好的产品,连周兴和自己都有些傻眼了。

“我早在北京的时候就说过,你花那么多钱买回来的就是废纸!你不相信,这不,还是被我说准了!”妻子刘凤琼每当想起那买专利的整整8万块钱,就心痛不已。她见产品的生产销售困难,时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下当然有话说了,“8万块钱,我们一家大人小孩要过多少年哪!8万块钱,我的天,你要何年何月才能赚得回来呀!”

妻子的唠叨,当然无可厚非,周兴和一般情况下是低头不语。可在他心烦意乱的时,他只好一起身,门一摔扭头就走。

他不想和妻子争执。

“你没有道理,脾气还大得很!”妻子在后边抹起了眼泪,声音更是大了起来,“你欠人家一屁股账不说,还把我俩娘母也拖了进去!你听听,这大街小巷的人是怎么说你周兴和的?!”

周兴和停住脚,回过头来,冷冷看着刘凤琼。

“人家说,哼,那个农村出来的人还想当老板?!”刘凤琼大概气急了,说话也就不太注意分寸了,“人家说,你是想钱想疯了,能办什么企业!”

“刘凤琼,你不要乱吵,不要过分了!”刘凤琼的话深深刺伤了周兴和,他回过头来,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你记住,不管欠了人家多少钱,都全部由我周兴和负责偿还!在北京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如果实在过不下去了,就把这房子卖了租了,也够你俩娘母生活的,我绝不会拖累你!”

“你说不会拖累我,但这几年你已经把我拖够了了!”刘凤琼更是感到委屈,她泪流满面地叫着,“为了和你结婚,我把一家人全都得罪了;为了你办厂,我把工作也辞掉了;为了给你借账还账,我是腿都跑断了!……”

周兴和在昏黄的路灯下呆呆站了一会儿,一转身走开了。他还是不想和妻子再争论,免得邻居们再看笑话。他精疲力竭,饿着肚子,心事重重地慢慢往涪江边上走去。来到河边,他坐在河滩的一块石头上,想一个人静静想些事情。

江风飒飒,江浪汩汩。天色已晚,天幕上闪烁着几颗若明若暗的星星,一块鹅黄的月亮缓缓爬上远处的山岚,最后倒映在眼前的江水中。(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www.rmfzjj.net/shehui/4328.html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