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山东费县:扶贫水井被村官私自变卖 扶贫烤烟房也成村官个人房产

时间: 2019-05-13 19:19 作者:明观 来源:未知 点击:

《沂蒙山小调》是一首山东省的经典民歌,诞生于山东临沂沂蒙山脚下的费县。一曲歌谣感天动地,充分反映了沂蒙人民无私博大的革命情怀,多年来,《沂蒙山小调》已成为老区人民发展经济、开拓进取的强大动力,激励着90万多费县人民不断创造新的辉煌。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近日,本网接到了费县新庄镇鲍柳泉村群众的求助,反映本村村民依旧在贫困线上挣扎,并且国家扶贫的集体吃水的水井被村干部私自变卖,扶贫的烤烟房变成了村干部的自家房产。原村干部被疑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冒领村导的危房改造款,家属吃低保,骗领国家补助,计划生育随意罚,优亲厚友......诸多问题村民多次举报都未得到合理结果。

 

柳树沟村是地处沂蒙山区的一个自然村,隶属于费县新庄镇鲍柳泉村,人口200多人。土路、石头房、石窝地凸显着这个小山村的贫瘠,令人想不到的是,就这样的一个偏僻小村近年来陆续发生了一些怪事。据柳树沟村村民说,该村原村干部赵某自1998至2018年以来,20年将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出纳等职务一肩挑,该村就是这个赵某军一个人说了算,稀奇古怪的事经常发生。

 

该村村民赵行德反映,他属于村里的贫困户,2013年政府对赵行德的房屋进行危房改造,当年6月28日政府部门将12916.34元存到赵行德的新庄信用社账户上,账号为:916100400016203580130。没有想到的是,时任村干部赵某军找到赵行德索要其本人身份证和银行卡,并于2013年12月4日10000元、2013年11月份2900元,分两次取走,被村干部赵某军占为己有,导致赵行德家的危房改造至今没有进行。赵行德还说,他家儿子是个智障儿,2016年才开始领到国家的低保款,之前的低保款不知去向。

 

有该村村民说,国家多次对该村给予贫困政策扶持,先后给该村建设烤烟房一处,饮用水机井一口。如今,扶贫的烤烟房成了原村干部赵某的个人房产,还办理了房产证。饮用水机井也被原村干部赵某以一万元的低价卖给邻村村民鲍某,如今该村自来水设施都成了摆设,村民至今都是挑水吃。

 

有村民提供资料反映,柳树沟村原村干部赵某军,还将黑手伸向计划生育款。村民赵某飞分别于2015年3月2万元、4月1万元交给原村干部赵某军超生款;村民赵某生2013年7月交给杨某燕2000元(杨某燕是原村干部赵某军的弟媳妇,时任村妇女主任)、2015年7月交给杨某燕10000元超生款;村民周某凤2011年10月5000元、2015年10000元,交给杨某燕超生款;村民赵某富2014年11月交给原村干部赵某军10000元超生款;村民鲍某刚曾经交给原村干部赵某军计划生育押金6000元,至今未退;村民鲍某杰也是给原村干部赵某军交2000元计划生育押金,至今未退。因害怕打击报复,没有人敢向原村干部赵某军询问这些款项的去向。

 

村民反映,因柳树沟村有丰富的石头资源,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该村原村干部赵某军就对外承包开采矿石多处,在距离村民住房百米开外就放炮开采,导致村民房屋开裂受损,村民多次举报。可是这个原村干部赵某军和政府执法部门玩起了迷藏,将白天开采改为晚上开采。对外开采矿石承包的费用至今也未向村民公开过。

 

古语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村民反映,为了厚待自家亲朋好友,赵某有“套取国家小麦补贴款”的嫌疑。如村民提供相关资料,以2018年小麦补贴款为例,该村原村干部赵某军(1人)2.5亩312.5元;顾某花(1人)3.5亩437.5元(注:顾某花是赵某军的妻子);赵某洲(1人)4.1亩,512.50元(赵某洲是赵某军之子);赵某伟(3人)8亩,1000元(赵某伟与赵某军亲兄弟关系);赵某全(2人)4亩,500元(赵某全是赵某军之父);赵某存(3人)3.5亩,437.5元(赵某存与赵某军叔侄关系);陈某成(4人)35亩,437.5元(陈某成与赵某军儿女亲家关系);鲍某海(3人)3.5亩,43750元(本村党员);霍某刚(4人)3.5亩,437.5元(本村党员)。然而,该村其他村民人均才得到0.5亩的小麦补贴款每亩125元,计62.5元。

 

据村民孙某花说,她的母亲相某英83岁,柳树沟村原村干部赵某军十七年前强行将相某英的土地据为己有,一直也没有给相某英小麦直补款,一直也未给相某英申报合作医疗。村民相某英为此多次向原村干部赵某军讨要土地,然而原村干部赵某军至今也未返还相某英土地使用权。

 

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据村民说,柳树沟村原村干部赵某军家,自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赵某军的爷爷赵某祥、赵某军的父亲赵某全皆为柳树沟村原村支书,到赵某军这里属于第三代了。村里稍微有一点点反对的声音就会招来赵某军一家人的辱骂,甚至殴打。

 

如今党中央“反腐败”、“扫黑除恶”的春风吹满神州大地,地处革命老区的柳树沟村村民也看到了希望,他们先后向政府职能部门实名举报投诉。可是,地方政府对赵某军的恶劣行径只是做出了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

 

如今,赵某军在村里扬言道“再过两年,我照样当干部!”村民们听了,心惊胆颤!村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好好查一查赵某干的事和村里的帐,把原本属于大家的水井、烤烟房和危房改造款、土地、国家补助、不合理的罚款能够归还。这些年村民的日子越过越苦,而赵某这个村干部却是村里最有钱的人。难道当官就是为了自己致富,他有没有贪污?为什么只是留党查看?这些年村民受的压迫难道还要继续?

(责任编辑:明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