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丁有宝对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 没收常裕公司财务账册至今未归还的举报

来源:法观网 作者:水中花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9-08
摘要:尊敬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七督导组: 举报人丁有宝,男,安徽省芜湖市人,住芜湖市九华山路114号1单元301室,汉族,原鸠江区民营企业政协委员、芜湖市常裕棉业有限责任
      尊敬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七督导组:
       举报人丁有宝,男,安徽省芜湖市人,住芜湖市九华山路114号1单元301室,汉族,原鸠江区民营企业政协委员、芜湖市常裕棉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号:340205196206070011,手机号:15055776097
       在2011年的6月12日,不法商人何培富以富春公司名义向时任芜湖市委书记的陈树隆呈交“报告”(该陈树隆已因贪腐被治罪),称该公司的上市工作在进程中有两项工作,无法解决,需要在市领导关心下,由相关部门协调解决,请求市领导协调公安机关给予支持。陈树隆接报告后的隔日就批示,请振华同志妥处(该振华系时任副市长的刘振华),刘副市长7月1日批示:“请鸠江区政府牵头,会同市工商局、中级法院、有关单位(公安支持),一同商谈,并请工商、法院实事求是地出具文字材料,讲明实情,分清责任。”这时,何培富及其富春公司认为取得了尚方宝剑,险恶之心陡然膨胀。
       在2011年1月23日,富春公司向芜湖中院递交破产申请书,该申请以常裕公司不能清偿对其债务为由要求宣告常裕公司破产,2011年8月22日,富春公司向芜湖中院申请撤回对常裕公司的破产清算,芜湖中院于8月29日制发(2011)芜中民破字第00001号民事裁定书准许撤回。此后,富春公司又以企业清算纠纷为由,于2011年9月28日向芜湖中院申请对常裕公司的账号和有关印章进行证据保全,芜湖中院当日制作(2011)芜中诉前保字第0008号民事裁定书同意保全。
       然而,富春公司的如意算盘可以在芜湖中院一再打的叮当响,于2011年8月22日撤回破产清算申请的同时,又向中院递交了一份“强制清算申请书”,芜湖中院于2011年10月17日芜中法清算第00002号裁定受理。当天受理,当天立案,当天下发了[2011]芜中法清(算)第00002号裁定书。并虚构了一份长达8页的听证笔录,当庭的听证法官签名全是伪造(见附件)。
证据显示,芜湖中院在10月17日受理之前的10月14日即由该院的法官徐胡龙向安徽新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2011)年芜中审字第06号《对外委托鉴定,审计评估,拍卖委托书》对常裕公司所有的财务账目进行审计,这就是芜湖中院屈从何培富的意志未受理先委托的违法表现。同年10月7日,芜湖中院发出(2011)芜中院清算字第00002决定书,称:2011年10月17日受理强制清算案,指定丁有宝、叶宏、富春公司委托代理人王金成担任清算组成员,王金成为清算组负责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1年10月10日芜中院执行人员周琴芳、陈永红,查封扣押了芜湖常裕棉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财务账册,非要让富春公司代理律师戴娘军及富春公司委派人钱鹤亭签字生效。让人费解的是法院出据查封(扣押、冻结)担保冻结常裕公司三份的清单上,连一个法院公章都没加盖,违法显然。并在几天内就急转强制清算审计,连中院主办庭长邓甲楷补充下发决定书,还要快上几天。(详见2011年10月10日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扣押清单)。现至今常裕公司的全部财务资料被中院查封扣押,至今未予返还。
       在2011年至2018年由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过清算裁定,因为上述被中院查封扣押的财务资料灭失导致无法清算。
       但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皖02刑申4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中,公然说谎且作虚假陈述,虚构事实,栽赃陷害,公然谎称举报人将上述财务资料烧毁。该回复内容完全不符合客观事实。上述财务资料2009年10月14日被鸠江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办案人员非法查封扣押后,举报人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至于被中院查封冻结以后,更不可能被举报人烧毁。
       为此,举报人在今年6月份多次举报给第一次安徽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驻芜湖指导组。指导组:并打电话告知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求是精神调查清楚,立即归还常裕公司账目及财务凭证资料。中级法院答应并多次让中院刑一庭法官、刑二庭法官、立案二庭法官以及原主办法官周琴芳(现调走)及民一庭陈法官,多次商榷,答应都在找此账,但就是没有下文。举报人又多次上访,中院信访接待,各位领导重复几轮都说下个星期给予答复,至今都杳无音讯(附上访记录),转眼8个月过去了。
       举报人认为,法院是懂法执法的地方,更不能利用职务之便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徇私枉法、组织违法。在[2011]芜中诉前保字第00008号保全及强制清算中就恣意违法。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归还常裕公司财务账册及凭证。为什么迟迟不愿归还,说穿了就是在陈树隆(原芜湖市委书记贪腐官员已治罪)批文后,中级法院利用了强制清算,指使审计部门修改了证据,把富春公司何培富在常裕公司两次抽逃的违法行为从账上调平,调成了不犯罪。再把常裕公司从2006年借政府40万元(正常的往来挂账),到了2011年强制清算中,利用专业人事,人为的调账,调进虚假增资,属犯罪处理,逮捕民营企业常裕公司法人代表丁有宝。现真相大白,还原历史,经安徽省高院3月8日立案,准备再审,揭开了长达13年的冤假错案的原型,找回常裕公司账册,致使芜湖市中院公然慌称举报人将上诉的财务资料烧毁。并找出各种理由搪塞,阻止举报人要回公司账册。举报人认为,以上的种种现象,足够证明中院已毁灭了证据,为掩饰多年前违法行为添砖加瓦。我是一名民营企业家,是当年鸠江区政协委员,是因06年-07年后在政协会上提交了题案《招商引资不能因环境为代价,更不能把污水直排长江》,举报了污水直排长江并录制了视频,戳穿了富春公司利用政府名义假投资,抢夺常裕公司上市的阴谋,得罪了陈树隆及富春公司不法商人何培富,遭到了打击报复。
       在中央第七督导组进驻安徽省督导开展第二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对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判、栽赃陷害及组织搪塞、违法行为应承担法律责任。
       并恳请第七督导组核查,以还常裕公司全部账册,还举报人在司法机关强加罪名于己身,属冤假错案,应予推翻。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刑事申诉立案再审,以还清白,不管前景如何,但会坚持不懈,坚信正义会迟到,但决不能缺席。
       举报人相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举报人仰望天空,天空阳光灿烂。
 
 
       举报人:芜湖市常裕棉业有限责任公司 
       2021年9月5日
责任编辑:水中花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