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榕鹏公司“股权转让”引发“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来源:法观网 作者:水中花 人气: 发布时间:2021-11-18
摘要: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是《红楼梦》第四回中所展现的一个判案故事,说的是金陵应天府徇情枉法,胡乱结案的故事。谁曾想,威海市7年前的一次股权转让引发的诉讼纠纷,葫芦僧乱判葫芦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是《红楼梦》第四回中所展现的一个判案故事,说的是金陵应天府徇情枉法,胡乱结案的故事。谁曾想,威海市7年前的一次股权转让引发的诉讼纠纷,“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如今也有了现实版。
       威海榕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榕鹏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17日,注册地为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2011年7月,为了壮大公司经营,作为公司执行董事的沈杰和股东、监事李家礼共同商量,决定出让部分股权。同年8月6日,三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约定沈杰将其持有的榕鹏公司30%的股权转让给杨志辉等二人,转让款为人民币2130.41万元,分两期支付。在公司开户银行预留印鉴变更后二日内,乙方支付第一期股权转让款1000万元,股权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且公司取得《国有建设土地使用权》等其他事项完成两日内,杨志辉等二人支付剩余的股权转让款1130.41万元。
       股权转让完成后,沈杰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义务,2011年8月11日,杨志辉经工商局核准变更登记,持有榕鹏公司30%股权,杨志辉按照程序依法成为榕鹏公司的总经理,并开始负责榕鹏公司的实际经营管理。
       但这项看似三方皆大欢喜,因杨志辉二人中途不再支付股权转让款而中止。之后杨志辉未按《股东转让协议》约定的期限支付第二期转让款,仅仅支付了570万元,而且拒不履行总经理职责,也不参加股东会,还将存放公司公章和财务专用章的保险柜钥匙擅自带走。
       对此,沈杰与股东李家礼多次与杨志辉协商无果后,为尽快化解公司因此陷入的困境,沈杰于2012年6月14日一纸诉状将杨志辉起诉至威海中院,要求杨志辉二人继续履行合同,履行股东和总经理职责,并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
       在审理过程中,沈杰提交了有关的质证材料及一系列证据材料,威海中院在审理中也查明,依据合同约定杨志辉持有榕鹏公司30%的股权,依法成为榕鹏公司的总经理,并开始对榕鹏公司的经营管理,杨志辉等二人也于2011年10月17日支付了第二期股权转让款500万元。
       调查得出的这一结论完全符合事实,充分证明了杨志辉的股东权利已得到充分保障,其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之合同目的已经实现。沈杰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没有任何违约行为,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杨志辉等二人从未向沈杰提出口头或书面的异议,只是在沈杰起诉要求二人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后,杨志辉等二人才反诉沈杰违约,他们反指沈杰违约的所有情形却恰恰都是在2011年10月17日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500万元的时间节点之前。如果沈杰违约在先,杨志辉则根本不会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
       2014年6月16日,威海中院判解除《股权转让合同》,要求沈杰返还杨志辉等二人已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支付违约金损失与日万分之1.75的惩罚性利息。无视杨志辉等二人的先行违约情形,无视杨志辉不履行总经理经营管理职责和股东职责、给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行为。对这个结果沈杰无法接受。
      “他违约,拒不履行合同,我打官司居然合同无效,还让我赔钱,这个结果太荒唐,太荒谬了!即便任何一方违约,都应按照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约定的违约条款来判定吧,《股权转让合同》约定任何一方造成重大违约,守约方有权解除合同,要求违约方赔偿一次性违约金人民币100万元,不知这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违约金是哪来的,实在接受不了!”沈杰说。  
       经调查,即使原判决认定沈杰违约,杨志辉请求解除《股权转让合同》的除斥期间已过,其合同解除权已消灭,因为原认定《股权转让合同》约定了解除合同的时效,即若沈杰未能在最迟履行期限后的三个月宽限期即2011年12月31日前办理完容积率的调增,杨志辉可以行使解除权,要求解除合同。即便杨志辉未在合同约定的时间内提出解除合同的,也应于一年内,即至迟应于2012年12月31日之前通知沈杰解除合同,但杨志辉于2013年1月23日向威海中院提起反诉请求解除合同,直至2013年3月14日开庭审理时,沈杰才收到反诉状,而此时已超过杨志辉行使合同解除权之一年除斥期间,杨志辉的合同解除权已归于消灭,故原判决解除《股权转让合同》没有任何依据。
       入股股东通过数次注资行为,证明了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的真实性、有效性。2012年前后市场不景气的宏观背景,影响了入股股东后续注资的热情,并成为合同履行中的转折点和双方矛盾的爆发点,这才是杨志辉等二人执意要违反诚信原则和合同约定、不履行合同义务的主要原因,如果当时房地产市场火爆如昨,入股预期不变,是否会发生后面的所谓纠纷,即悔约行为?在审理过程中,宫建军故意选择性忽略关键事实,恶意选择性无视关键证据以及在未查清事实的情况下,才人为推出以溯前之诉吞没追诉之诉的结果。
       因不满这起“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的结果,2014年以来,沈杰以威海中院宫建军在榕鹏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中涉嫌枉法为由,实名不间断进行投诉,但始终没有得到过任何答复,相关人员却缺乏应有的尊重,更缺乏对法律的基本坚守。对沈杰来说可谓望穿秋水,一筹莫展。
       沈杰的不断奔走引起了法学界和多家媒体高度关注该案,著名学者、北大教授、中国行政法学会副会长湛中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北大法律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主编张曙光,北大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吴丕,法学博士、北京二高律帅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庞红兵等专家认为:根据《股权转让合同》的约定及证据证明,原判决解除《股权转让合同》,沈杰返还已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支付违约金损失,与日万分之1.75的惩罚性利息,缺乏证据证明和依据,认定事实严重错误。根据判决书的查明事实部份,对证据的采用存在明显的倾向性和程序违法现象等嫌疑,沈杰在诉讼过程中向法庭出示了大量的证据用以证明自已的主张,但基本上全部未被采信,而杨志辉并没有提供与之形成对抗的相应证据或者证据很少且效力低下,却采用选择性解释的办法、或者采用效力较低的证据,这样使杨志辉的主张基本上得到全部支持,使案件出现了当事主体权利与责任倒置的结果。
       如果媒体不报道,沈杰也许仍要等下去,从青春到白首,从白首到含恨终生?百姓信法,缘何身为执法者的葫芦僧法官宫建军却如此马虎,对法律没有丝毫的敬畏?这更值得反思。
对当事人沈杰而言,不管结果公平与否,都不影响执行。宫建军在本案审理终结后,调到中院执行局任职,威海中院于2021年1月15日在“淘宝网”拍卖沈杰持有榕鹏公司60%的股权,用来偿还杨志辉的股权转让款,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威海中院主持拍卖沈杰持有榕鹏公司60%的股权,违反规定,名为公开拍卖,实为杨志辉量身定制,不仅剥夺了优先购买人的权益,且程序严重违法。拍卖沈杰的股权,支付标的物网拍成交款的截止时间是2021年1月23日,2021年1月16日,李家礼与杨志辉及第三人经过34轮的竞拍,最终杨志辉以最高价竞得拍卖标的。
       杨志辉在1月26日还拿不出730.3万元的拍卖成交款既成事实的情况下,威海中院却于2021年1月26日同意杨志辉以债权同等金额顶拍卖成交款,完全违背了法律规定,更是存在与杨志辉恶意串通,帮助杨志辉逃避法律风险。沈杰的股权在“淘宝网”被拍卖,根本不存在流拍等情形,显然印证了威海中院的错误执行行为。
       更为蹊跷的是,沈杰持有的股权在“淘宝网”拍卖公示前,威海中院执行庭还向申请执行人杨志辉提供了榕鹏公司所有的原始会计记账凭证的拷贝。
       杨志辉等人伪造榕鹏公司印章,提供虚假《临时股东会决议》等材料,于2021年6月24日,向文登区行政服务审批局申请变更榕鹏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邵长春,并相继变更了榕鹏公司开户行印鉴,导致榕鹏公司无法正常开展生产经营。
       威海市相关部门根据大量事实证据于2021年7月10日对杨志辉等人伪造公司印章一事进行了立案侦查;2021年8月3日,文登审批服务局根据调查及听证,认为邵长春提交的变更材料使用的印章与备案印章不一致,属于以欺骗的方式取得行政许可,予以撤销原法人变更,并2021年8月5日恢复原法定代表人为沈杰。
       如今,威海中院宫建军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被调查。这对于沈杰来说,这可说是迟到的正义,正义尽管迟到,但总比迟迟不到强。
       榕鹏公司“股权转让”案,法官真懵圈还是选边站?如果某些人能够坚守法制与道德,何来“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但这事情并不能就此画上句号,需要反思的地方还有很多。
责任编辑:水中花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