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指操纵他人虚假诉讼,侵害个人正当权益

来源:晨报资讯 作者:曾望珍 人气: 发布时间:2021-11-07
摘要:被反映人林某凤不经我允许,在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我下面的班组签订分包合同,涉嫌协助他人伪造证据,操纵他人,对我多次虚假诉讼与攻击,对国家和曾望珍造成的巨大损失。

“被反映人林某凤不经我允许,在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我下面的班组签订分包合同,涉嫌协助他人伪造证据,操纵他人,对我多次虚假诉讼与攻击,对国家和曾望珍造成的巨大损失,应该在民事与刑事层面,给国家及个人一个合理赔偿与解释。”近日,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梅云镇某村的曾望珍女士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被反映人林某凤(男,1948年3月出生)在担任揭阳市某某局建工科副科长期间,以别人的名义,利用职务之便创办了揭阳市揭西建筑集团公司,后续又开启了揭阳市榕城区鑫信消防器材经营部,紧接着又开启了揭阳市揭西建筑集团公司揭阳分公司。在2012年,曾望珍通过朋友关系打下409万元欠条,接下中国联通广东公司揭阳联通分公司机房楼工程来挂靠揭阳市揭西建筑集团公司揭阳分公司,所有的银行账户以及公章都在林某凤手上,理所当然一切事物林某凤说了算。
    当时,曾望珍也规规矩矩的和揭阳分公司签订工程经营协议。协议内容明确体现了整个工程的工程量为3659万多元,整个项目由曾望珍负责任,安全责任、质量责任、法律责任、经济责任由曾望珍个人承担,曾望珍要向揭阳市揭西建筑集团公司揭阳分公司,交纳总工程量1%个点的挂靠费用,以及实际须缴纳税金,这个也是合情合理,曾望珍也签字认可。但合同工期只有240天,在签字之前施工方以揭西建筑集团公司名义向揭阳分公司交纳了100万元的工程质量保证金。在这个时候,揭阳分公司负责人林某凤在签完协议喝完酒称:揭阳是林某凤的,横扫揭阳城,谁敢惹我林科不开心她给老子试试看。
    曾望珍不信,认真的组织人力、财力、物力,开始施工。从2012年11月5日开工,奋战几个月,终于做完地下室及打桩工作,还施工地上一层及二层制膜。到年底,工程现场包括人工工资、机械设备、模板木方、水泥及混泥土、钢材及所有材料,已经快达到600多万元了。
    好不容易熬到联通公司材料预付款332万多元转到了揭西建筑集团公司账户上,曾望珍和项目经理陈某天去找林某凤要钱,林某凤给了50万元后就没有了。眼看就要过年了,所有的工资怎么办?连工人吃饭都没有钱,实在没有办法了,曾望珍和陈某天再次去找林某凤要钱,此时他的态度非常恶劣,称“要工程款没有,要钱吃饭打借条,利息1.5分不打借条你滚”。
    被逼无奈,几十号人无法生存,只能给林某凤打下借50万元的借条。同时,林某凤又给了现场土地平整的39万元,没有通过施工方的账户。从这开始,林某凤在账目上乱来了。要过年了我们也不敢惹他,更不敢向他要钱,活生生的240多万元被他个人挪用。此事把揭西建筑集团公司的银行流水(揭阳农商总行)打出来,一看就清楚。2018年3月19日,就为我看到了这个银行流水,也看到了他挪用公款的事实,把我暴打一顿之后,把银行流水单搜走。
    2016年2月22日,工地现场需购买电缆。当时有场工、林某凤、曾望珍三人在一起商量,由曾望珍打电话给番禺电缆厂,并开扬声三个人都听得到,厂家说定的价格是每米106.5元,也同意此价格确定。事情过一周,突然现场来了两台大货车,我一看拉的是电缆,我都没有通知厂家送货呀,怎么就来了呢?随后林某凤就到了,就说“下车、下车,是我叫他送的”。下车后一说价格,比原来的价格每米高出14.1元。
    2016年2月29日,本人在揭阳市万景支行,支付电缆款时没有想到,我刚给番禺电缆厂杨某群支付完材料款,就去洗手。转身回来时,杨某群正在转账给林某凤5万元回扣。我只是挂靠林某凤的公司,他这行为不等于在我口袋里抢钱吗。
    起初,林某凤就是计划把账目搞乱。联通公司用一个账户转给揭西建筑集团公司,而林某凤多次转给自己的账户和其它不同的十多个账户,然后还要曾望珍认账,不认就骂。曾望珍不敢还口,还口就是一顿暴打。打借条认利息,乃家常便饭。在这种情况下,曾望珍又是一个单亲家庭,林某凤把曾望珍拿捏死了。这个工程,由于林某凤的所作所为,240天的工期,拖延到6年多之久。想想6年多给这个现在所称的粤东地区云数据中心带来损失是无法估量,曾望珍变卖了自己所有家产,投入到此项目上,心想把此工程完成交给联通后,才能总结算,才能了结这种打骂侮辱的日子,可曾望珍万万没想到,林某凤在偷偷的搞一女二嫁,没有让我知道给我下班组签了六七份合同,价格全都是以我自己预估价格高几十万元不等。工程结算完毕后曾望珍要钱,林某凤反而说曾望珍欠他800多万元。
    这句话对曾望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简直是掉进粪坑里用一河水也洗不清啊。如果去找林某凤理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因为前几年找他对过几次帐,结果都是挨打后收场的。最后一条路也只能走法院了,林某凤收到传票后,带着他20多岁的财务小妹,去曾望珍的户口所在地村公所亮出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曾望珍的身份证复印件、借条及电话号码,找村主任示威,声称“我叫林某凤,是揭阳市某某局的,我要去曾望珍儿子家找她儿子要钱”等等。
    曾望珍向法院申请了庭前冻结揭西建筑揭阳分公司及林某凤的账户。法院通知他后,他找法官闹得不可开交,还要拿着被子去法院睡觉,结果被法院保安把他哄走。几个月后,法院开庭。在庭审过程中,法官说:林某凤你搞这么乱,把你给曾望珍的钱,不管是工程款还是借款全部加起来。如果曾望珍拿超过了多少,就算曾望珍欠你的。如果曾望珍没有拿超过的话,就是你林某凤欠曾望珍22万多元。
    但有两个纰漏。一,在庭审过程中,税金曾望珍和林某凤的说法一致,先按7.18扣除,最终按实际票据结算。但法院把最终按实际票据结算漏掉了,给曾望珍带来85万多元损失;二,把所有借款算成了工程款,但没把借条和转帐单收回,也没有在判决书上备注,借条与转帐单作废。这个批漏给曾望珍带来的损失巨大,导致林某凤拿着所有的借条和转帐单去曾望珍的户口所在地,诉讼曾望珍民间借贷440万元及利息100多万元。揭阳市榕城区法院仙桥法庭法官陈某某开庭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曾望珍的律师提供了一二审判决书以及林某凤签字盖章的收款证据。庭审提问环节中,曾望珍的律师问林某凤十个问题,林某凤无言可答,也就庭审结束了。
    几个月后,判决书下来了。曾望珍一看,加起来曾望珍还要再次给林某凤500多万元,理由是曾望珍的证据不够充分。曾望珍提供了一审二审判决书的第几页第几行转帐给林某凤多少钱,包括哪一笔工程款几月几日以及银行流水,曾望珍已经还清给林某凤了,这个还不够充分吗?法院的判决书,林某凤的收款签名盖章,这个证据不充分的理由何在呢?
    林某凤还涉嫌串通我下面的班组造假,想名正言顺的把曾望珍财产吃掉。其中消防班组是林某凤介绍给曾望珍的。开工时,消防班组的孙某凯说,相邻陈某天和曾望珍不用签合同,就按225万元工程量计算,其中抽取百分之二十七点管理费给曾望珍。因工程施工拖延很长,孙某凯又再次向曾望珍提出,消防器材涨价厉害,如果抽取二十七个点他就作不起,不抽他就做,但所有的管理费、保险费、造价工程师费、安全文明措施费、检测报告费、配合费都由曾望珍承担。曾望珍也答应了,谁知道林某凤在2013年就给孙某凯签合同50万元。
    这还不算。因为曾望珍是挂靠揭西建筑揭阳分公司,联通公司的总结算林某凤那里是有一份的。林某凤把水电消防装修的总结算给孙某凯,让消防班组孙某凯拿着林某凤给他签合同和总结算书388万多元去起诉曾望珍。一审判决的是曾望珍已付款消防195万元,欠顺安消防30万元,余下由揭西建筑揭阳分公司林某凤负责尚还。林某凤不服,上诉至揭阳市中院。中院法官陈某某非常公平公正,对双方提出的证据看得非常仔细。看完之后,把双方叫去法院质证,问了消防班组很多问题,全部都答不上。陈法官决定把此案件驳回一审法院,进行专家评估。几个月后,专家评审结果290多万元。消防提出不服此评估,说是揭西建筑揭阳公司负责人林某凤给他的合同与计价方法,这个与曾望珍有什么关系?与此同时,林某凤又让孙某凯通过法院冻结了曾望珍230万元。
    广东富盈,是曾望珍下面的小班组帮忙作智能化代表人余某,在施工过程中一次酒局上认识了林某凤,也让他来起诉曾望珍。理由是林某凤在2015年给广东富盈签的合同,一份工程款结算单,上面附有曾望珍的签名。法院寄传票和资料给曾望珍打开一看,这是哪里飞来的,当时就蒙圈了。没几天,揭东区法院民二庭法官倪某某开庭审理。审理过程中,林某凤满口答应他同意是37多万元,这工程款清单上曾望珍也签了字。法官问曾望珍:对原告事实与证据你是否有异议?曾望珍回复道:对原告提供的合同,我在收到法院资料后才知道的,之前从没有见过也没听说过有合同,对原告提供清单确认签名是2017年在金叶对图纸有多少项与多少页的一个清单确认签名,当时并无其它资料。至于工程款结算清单,很明显的看出广东富盈和揭阳公司盖章都是刚刚盖上去的。
    再说,图纸清单确认签字时间是2017年7月。而中国联通给我的总结算时间2019年4月。2017年业主方都没有给我们结算,我们的结算资料都没有送齐给业主,请问余某:你的工程款结算单有什么依据弄出来的,造假太离谱了吧?在这种情况下,仍判决曾望珍付还广东富盈37万多元。
    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请求有关部门能伸张正义,为我十年之久所受的侮辱和打骂讨回公道。十年之久,经济损失高达一千多万元。本人现在连基本生活都出现了严重问题,几乎到了无法生存的境地。国家的粤东云数据中心,由于林某凤的所作所为,损失四年之久的营业额是无法估量的。 (广东省揭阳市 曾望珍)

来源:晨报资讯

责任编辑:曾望珍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