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来源:晨报资讯 作者: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21-11-24
摘要:1979年,我们时年56岁的父亲赵永全在受命邻村村民破坏集体山林繁植,镰刀重伤管山员,引发两村大规模械斗现场做劝退工作时,被施暴致死。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公正司法。“为了两村民众之安危,1979年,我们时年56岁的父亲赵永全(1953年入党,担任临海县大石区河溪公社赵家大队治保主任),在受命邻村村民破坏集体山林繁植,镰刀重伤管山员,引发两村大规模械斗现场做劝退工作时,被黄炉大队朱某华、朱某金、朱某吉、朱某国、朱某林、朱某丰六人施暴致死。至今时过40余年,正义仍未得到伸张。”近日,浙江省临海市河头镇赵家村赵正中和赵丽敏、赵丽云、赵林飞四兄妹,全体亲属亲戚以及村委、村民代表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请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依法启动监督程序,督促重启命案刑事侦查,进入诉讼程序,依法作出公正处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979年6月3日中午12点许,黄炉大队阵家岙村民朱某华,把耕牛放进与其交界正在封山育林赵家坦磐山中吃草。管山员赵某媒看到后,劝他把牛拉走。两人争吵声被在附近干活的管山员儿子赵某周听到后,与赵某足等三人空手来到山旁。周想去拉还在山里吃草的牛,在必经一丘田里,朱某华阻拦并用镰刀砍向赵某周额头致其手臂受伤(缝30余针)。周大喊救命,引发两村各80余人械斗,场面几乎失控。
    下午2时许,在生产队抖草子的我父亲接到大队支书通知,叫他与公社干部一起去劝架。我父亲来到望山厂,碰到林业队长赵某富就与他说:你来了正好我俩一起上去劝架。赵某富等人劝他,你年纪大了不要去。我父亲说:上面有公社干部在没事的。于是,两人一起来到阵家岙晒场边。看到激烈打斗场面,我父亲马上站到两村交界纺车岩上大喊“两边退去,有话好讲有话好讲”,并与公社治保主任虞某地商量,两人分别负责两村民退去。两村民在小虞和我父亲劝退及赵某仙两声火药枪声下,停止并陆续退去。   
    在两村村民退去停止时,黄炉大队干部朱某金看到最后回家的我父亲和赵某富二人,就叫本村打手把这两个人捉食掉(打死)。于是有六、七人追下来,打赵某富他逃得快逃过此劫。当时黄炉人不想打劝架的我父亲,朱某金又说:“不管他是老师头不是老师头(师傅)打掉再讲。”我父亲来不及逃,在必经大丘田上,朱某吉第一个用八尺长专用打人硬木棍,打断我父亲右臂膀。我父亲倒在地上打滚时,朱某金、朱某丰、朱某吉三个人一齐乱打。我父亲滚爬到下丘,追到下丘再打。这时朱某华、朱某国、朱某林看到我父亲还会逃生,于是六个人一起,分别用短驻、草捎、棍棒殴打到第四丘剩下一口气才停止。朱某林看看我父亲还有点会爬动,一人又连续追打到第六丘,直到我父亲完全昏死才罢休。  
    不知过了多久,我父亲苏醒挪到望山厂,碰到赵某昌,在他搀扶下走几步坐一坐,摇晃到村口,碰到4点放学回家(约15分钟)去接他的次女与妻子。次女看到父亲变形身材,手臂悬荡着,移步样子,不忍心问他谁打你。他轻声说:某金喝令,某吉打第一击。来到家门口,大女儿问他谁打你的,他说某金喝令某吉打第一,还有某丰他们五、六个人打我一个。到楼上不到半小时就呕吐昏迷,赤脚医生说:瞳孔已放大。马上送卫生所(路上全身抖动抽筋)无法医治,连夜送台州医院做头顶开颅引流手术,因脑干挫伤、硬目硬破损等致命伤,医院抢救无力回天,次日中午11点去世(该案件目击者在证言本和调查本上有详情)。
    案发次日,县公安局冯副局长带队到黄炉大队要求交出凶手,并指令黄炉大队干部提供的,朱某吉、朱某国、朱某林、朱某丰四人回顾表演追打过程(直接漏掉主犯朱某金、朱某华),并绘制了示意图和作案工具,也拍下了所有受伤及手术部位照片。后来,公安部门认定朱某丰是致命凶手,6月7日将其刑拘。
    在当时特殊年代,黄炉大队从上到下势力强大。105天时间,在没有通知我们家人参与,没有全面深入调查,公安、公社、两村支书(两亲家)、驻队干部等一起,在黄炉大队小学内作出,定我父亲被打群架致死,以证据不足理由,羁押朱某丰六个月,三个人关三天,二个主犯无事,黄炉大队赔我父亲医药费、丧葬费300元,赵家大队赔阵家岙瓦片维修费及共同踩踏庄稼损失费250元,管山员之一赵某周医药费自负,肠被朱某丰打穿孔,住院9天用掉900元的朱某森和耳膜被黄炉人打穿孔的赵某奇医药费,赵家大队付。这个处理结论,明显不公。且不给处理文书、勘察、检验报告看阅签名,阻止我们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讨回公道权利。
    事后,我们全家及大队干部、老师、群众强烈要求公安机关重新调查依法处理,每次都说查不到真正凶手。因没有医院病历、勘察、检验报告及处理文书等书证,只有血衣一件,五个凶手不知去向,对方疑有某某保护伞,我们及大队贫穷落后,从此不敢也无法继续。
    六个暴徒以非置人于死地而不可残忍手段,且有持械追逐致死加重情节,涉嫌构成故意伤害致死刑事犯罪,触犯我国1979年《形法》第一百三十四条,依法能够判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徙刑。不主动归案交代罪行,故意颠倒黑白,隐匿罪证,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连夜去找权势亲戚开后门,逃避法律责任。连累我49岁母亲,既做娘又当爹,边申冤边干农活养活5个子女,劳累过度病倒在医院两个月得救,连累十岁小弟无人照顾,吃不饱穿不暖,15岁得肝炎无钱医治,21岁病死。
    2016年底,得知父亲真正冤情后,我们全家重新查找凶手下落及相关线索。2017年初,重新请求各级公安机关依法公正处理;6月2日,省厅受理并交当地公安机关办理,并补充了对漏犯、漏罪及现场群众查正,案件事实清楚,新证据材料确实充分,原始材料完整却无进展。2019年7月发到网上诉求,9月初委托公安干警代跑,11月底以疑难复杂信访件层报省厅,以为能够按信访条例时限规定处理,却至今无果。我们对此深感无助和无奈。
    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恳求上级领导高度重视,依法协调、指导并督促权力机关,依法重启命案刑事侦查,进入诉讼程序,依法公正处理,维护法律权威和公民的合法权益。因父亲命案重大特殊,建议上级主管部门及专家核实查办。相信新时代的执法机关是复活的包青天,明察秋毫,有能力还无辜冤死而沉冤四十余年的老党员干部一个公道。告慰老父亲在天之灵,安慰亲属,彰显社会公平正义。

来源:晨报资讯

责任编辑:佚名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